• <strong id="komc8"></strong>
  •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偷拍与自偷拍亚洲精品
  • <strong id="komc8"></strong>
  • 當前位置:首頁 >> 學習培訓>>調查研究

    研討 | 退回補充調查需要厘清的幾個問題

    來源:肅南紀檢監察網   發布時間:2020-11-19 15:09:25    瀏覽:0 分享

    監察法第四十七條第三款規定了檢察機關對于監察機關移送審查的案件退回補充調查或者自行補充偵查的有關內容。2018年10月,刑事訴訟法在修改時對此予以回應。2019年12月,《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在修訂時對檢察機關退回監察機關補充調查時需要出具的文書、強制措施的銜接、自行補充偵查的情形等作出規定。但監察機關如何開展補充調查尚無配套規定,導致法律適用時存在一些爭議。為使法法銜接更加順暢高效,筆者認為有必要厘清相關問題。

      一是對補充調查的性質及法律適用存在爭議的問題。全面理解和準確把握補充調查的性質,是厘清其相關問題的邏輯起點。從性質上說,補充調查雖然產生于審查起訴階段,由檢察機關依職權啟動,但調查職務違法犯罪屬于監察機關的職權,因此補充調查行使的仍然是調查權。只是這種調查權不同于監察機關在審查調查階段的調查權,它產生于審查起訴,必然受其影響,主要針對檢察機關認為需要補充調查的內容開展工作,而不是全方位地行使調查權。

      在法律適用方面,補充調查必然要適用監察法,但其主要目的是完善證據體系,且在調查終結后還要再次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因此也必然要遵循刑事訴訟法關于證據收集、固定等相關規定。

      二是關于合理的退補率問題。補充調查對于查明案件事實、補充完善證據、追訴漏罪漏犯、排除非法證據、提高指控犯罪能力、保證案件質量、嚴防冤假錯案等具有重要意義。職務犯罪案件特別是賄賂案件在進入刑事訴訟程序后,犯罪嫌疑人可能出現翻供或者提出新的辯解理由等情況,加之調查人員和公訴人員在證據標準把握上可能存在差異,使退回監察機關補充調查成為刑事訴訟的正當程序。這也是監察法、刑事訴訟法規定補充調查的重要原因。因此,合理的退補率符合案件特點和司法規律,也是落實憲法、監察法規定的監察機關與檢察機關“互相配合、互相制約”原則的具體體現。當然,補充調查作為一種非常態性的程序設計,監察機關和檢察機關都要以審慎的態度對待,避免泛化適用。

      三是對補充調查的適用情形未細化的問題。只有細化退回監察機關補充調查的具體情形,才能為實際操作提供明確指引。

      建議補充調查適用于下列情形:(1)主要犯罪事實不清楚的,如全部或者某起犯罪事實是否存在,犯罪行為是否為犯罪嫌疑人實施有待查明的;(2)證據體系缺陷比較嚴重,如證據之間、證據與案件事實之間存在矛盾且有待排除合理懷疑的;(3)存在漏罪、漏犯的。

      同時,為準確把握補充調查的適用情形,建議明確下列情形可以由檢察機關自行補充偵查:(1)證人證言、犯罪嫌疑人供述和辯解、被害人陳述的內容中主要情節一致、個別情節不一致且不影響定罪量刑的;(2)書證、物證等證據材料需要補充鑒定的;(3)其他由檢察機關查證更為便利、更有效率、更有利于查清案件事實的。

      四是對退回補充調查案件處理方式不明確的問題。建議由監察機關案件審理部門承接,并區分不同情況,進行分類處理:(1)原調查認定的基本犯罪事實清楚、證據不夠充分,應當補充證據的,由案件審理部門提出補充調查建議,按程序報批后,再移送承辦案件的審查調查部門進行補充調查。審查調查部門應當按照檢察機關列出的補充調查提綱,在一個月內補充調查完畢并形成補充調查報告。經案件審理部門審核并按程序報批后,以監察機關名義形成書面補充調查報告書,連同補充證據等材料移交檢察機關承辦部門審查。對于無法補充的證據,應當書面寫明理由。(2)發現原認定的犯罪事實有重大變化,不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應當與承辦案件的審查調查部門充分溝通后,重新提出處理意見,經監察機關委務會議研究決定后,將處理結果通知退查的檢察機關。(3)發現原認定的犯罪事實有重大變化,應當改變罪名或增減犯罪事實的,應當與承辦案件的審查調查部門充分溝通后,重新提出處理意見,經監察機關委務會議研究決定后,重新移送檢察機關審查。(4)認為原認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不宜退回補充調查的,應與檢察機關相關部門充分溝通形成共識,并按照司法機關最終決定意見辦理。

      此外,審查調查部門在補充調查過程中,如果發現新的同案犯或新的罪行,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應當追加同案犯或者增加新的罪行,形成補充調查報告,并按程序報批后移送案件審理部門審核。案件審理部門認為應當追加同案犯或者增加新的罪行的,應當提請監察機關委務會議研究決定后,重新制作移送審查起訴意見書,補充移送檢察機關審查。

      五是對犯罪嫌疑人在補充調查期間是否需要變更強制措施的問題。刑事訴訟法對職務犯罪案件退回補充調查后犯罪嫌疑人是否需要變更強制措施未作規定。補充調查雖然由監察機關開展,但此時已進入刑事訴訟階段,將犯罪嫌疑人的強制措施變更為留置措施無法律依據。此外,從訴訟經濟的角度說,此時變更犯罪嫌疑人的強制措施已無現實需要,不利于整合辦案資源、提高訴訟效率。因此,建議在補充調查期間堅持“案退、人不退”的原則,繼續沿用檢察機關對犯罪嫌疑人采取的強制措施。對于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監察機關工作人員可持介紹信、工作證件到看守所對其訊問,承辦案件的檢察機關和看押犯罪嫌疑人的部門應當予以協助配合;對于被監視居住、取保候審的犯罪嫌疑人,監察機關工作人員可持工作證件直接對其訊問。(作者王霑 單位:重慶市紀委監委)